资本寒冬募资秘笈:国科嘉和完成30亿元PE二期基金募集,专注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13:29

资本寒冬募资秘笈:国科嘉和完成30亿元PE二期基金募集,专注科技投资

2018-07-12 11:50来源:投中网基金/科技/资本寒冬

原标题:资本寒冬募资秘笈:国科嘉和完成30亿元PE二期基金募集,专注科技投资

文 | 文亿

来源 | 投中网

7月10日,国科嘉和宣布完成30亿元PE二期基金募集。这是国科嘉和成立7年来管理的第7支基金。至此,国科嘉和已管理2支人民币VC基金、1支美元VC基金、2支人民币PE基金和2支政府专项基金,管理资金整体规模超700亿元人民币。

资本寒冬中顺利完成PE二期基金募资

2018年上半年,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的总体感觉是:“外面天气不太好”。

国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

监管出手后,资本市场开启了一场大降温。股价持续走低,流动性紧缩的资金压力与日俱增。王戈听说有些券商又干起了十几年前的买卖:“卖壳”。以往,市场行情拉得特别高或者降得特别低的时候,都会出现一波上市公司控制权转让高峰。壳价高则30、40亿,低则10亿。但最近,有人问他:“5亿一个壳,要不要?”

新一轮的洗牌已经拉开大幕。王戈做投资12年。他清楚二级市场的寒冷在3个月左右就会传导到一级市场。而据投中研究院统计,2018年5月,完成募集的基金在规模和数量上都大幅下降,募资规模同比降幅高达90%,数量同比下降76%。一级市场要降降火了。

王戈回忆:前些年美元VC/PE募资时都喜欢讲“中国故事”:中国市场、华人力量、中国生产和中国效率。钱从欧美、东南亚地区引进来,技术从硅谷找,市场在中国。

现在,这个故事不好讲了。中美贸易战影响了两国间的科技交流,接下来还会改变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整体节奏。王戈注意到和美国政府有关政策的一个小细节:政府采购PC服务器向来注重性能,几十年来从286、386到i5、i7芯片都是如此。但最新的招标公告提出了一个新要求:除了性能之外,要看哪些服务器的芯片是国产的,哪些不是。有国产芯片的服务器,可以进入单独的绿色通道。

由此,王戈觉得中美贸易战会让市场的投资偏好发生转移。“未来,资金会向高科技和重技术壁垒的模式聚拢”这个趋势是“板上钉钉”。目前,中国生产的含芯消费电子产品占世界生产总额的90%,而这些产品中大部分核心芯片都是进口的。

对VC/PE来说,“自主、可控、安全”的科技项目接下来会成为非常好的投资标的。科技还是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和下一步上高地的主要动能。国科嘉和这支PE基金的特点是非常带有科技范儿的,或者可以说是科技PE。“我们不是优先看财务报表,在判断项目上还是看的基本面、看本质,看这个公司有没有科技含量,或者科技要素扮演的作用以及和应用端是怎么结合的。王戈说,这个是国科嘉和整个团队擅长的优势。

2011年成立时,国科嘉和就沿着这样的思路,确定了TMT和生命科学两大投资领域,比例分配大致是70%和30%;而从投资轮次上看,从Pre-A到Pre-IPO轮都有覆盖,单笔投资规模在人民币1000万到2亿之间。到了2018年,在为PE二期基金寻找可以落子的新棋局时,王戈又从人口的维度为自己的判断找到了佐证。

经济增长向来靠“资本、劳动力、技术”三要素驱动,但现在前两大要素都不灵了。资本寒冬,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也走到了尽头。2017年,北京、上海两个城市的人口自然增长率都低于千分之四。人口红利消失的速度会非常快。

王戈认为,80年代婴儿潮人群年纪渐长,已成为社会中坚力量。这其中存在着不少产业机遇:这部分人群基本都受过系统化教育,爆发的“工程师红利”结合政策导向,高端制造产业注定会迎来飞跃;而80后也进入了“上有老、下有小”的阶段,教育、医药、健康、养老产业里未来也会有较大机遇。

来自产业发展、人口变迁维度的判断相互印证,国科嘉和由此将今后的投资重点放在了高科技制造业、高科技服务业、战略性新兴工业产业、战略性新兴服务业四个大方向上。而落实到具体细分行业上,国科嘉和则在AI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硬件IOT、商业卫星、机器人、传感器、通讯、半导体以及以风控为代表的Fintech等领域有布局,比如新能源汽车产业链、无人驾驶产业链还有生命科学和美好生活产业链等。

LP青睐产业资源雄厚的GP

投资到了“价值回归”的时候,项目的估值逻辑也在回到正常轨道。

今年是独角兽IPO大年,但接连四个新经济“独角兽”在上市当日破发。王戈觉得,这是一个“独角兽花了两小时上妆,又花了两小时卸妆”的故事。前几年,AI、区块链的风口一个接着一个,市场估值体系已经混乱了。而现在,随着多个高估值代表项目的破发和被并购,这种泡沫估值逻辑的时代结束了。

国科控股、元禾辰坤母基金、盛华财富、世纪金源资本、昆仑信托、诚通基金等LP机构,都很认同王戈的判断。

国科控股资金营运部总经理李晔觉得,这一波VC/PE的寒冬是2016年那波创业项目寒冬的后续。“过去一段时间钱太多了,GP太多了,估值太高了,违背了行业基本成长轨迹和规律。”而现在行业降温,“LP更有机会擦亮眼睛做选择。”而按照元禾辰坤母基金主管合伙人徐清的话说,“未来LP找GP,会越来越青睐产业资源雄厚的基金”。

除了对产业趋势的准确判断,国科嘉和的产业资源优势,让它对LP构成了独特的吸引力。这和它的中科院背景,以及基石出资人国科控股都密不可分。

作为中科院旗下的一级投资平台,国科嘉和在项目来源上自然有优势。中科院有11个研究所,超过10万多科学家。在中国约800位中科院院士中,中科院把系统占了350位,中国科学院一家机构大约贡献了中国每年发明专利数的20%,中科院有大量科技成果需要转移转化。

国科嘉和很懂得珍惜和中科院的“脐带”关系。王戈把中科院的研究成果看成是一个个IP,国科嘉和的VC基金是拿下这些IP的抓手,PE基金则是让这些IP走向IPO的助力者。

国科嘉和能抓住这些项目的原因也很简单——他们真的懂那些做技术出身的创业者。钛米机器人的CEO潘晶记得,自己拿到国科嘉和投资的时候,才刚从外企出来。“一个在机器人领域做了十多年的工程师,带着一个idea往前走一步去创业,国科嘉和对我做这个选择的理解,最快也最透彻。”潘晶说。类似这样的项目还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-量子之父潘建伟创立的国科量子,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杨广中创立的Precision Robotics、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谢晓亮创立的亿康基因等。这些项目群很能说明出身于中国科学院的国科嘉和基金与众不同的“品味”和专业能力。正是这样的投资特质获得了大多机构专业LP的青睐。

不过,科技投资是长线投资,而国科嘉和毕竟还是一家市场化运作的基金,对它最核心的考量是要为LP创造收益。单纯依靠技术优势,很难达到PE的盈利要求。“科学家成为企业家还是蛮难的”,王戈说。90年代中期,他自己创业,从零做起,做出了A股上市公司东方中科。他知道,IP要想走向IPO,团队在企业核心技术的体系化、工程化、建立市场生态能力、产业影响力方面都需要下很多功夫。从企业风险控制、投后增值服务,到基金退出策略,国科嘉和都在摸索一套属于自己的打法。

以专攻平行驾驶的慧拓智能为例,国科嘉和投资时,慧拓智能的团队只有十几个人,都是博士。王戈的投资是冲着博士团队的技术能力去的,但投资之后,王戈和CEO陈龙讲的第一件事就是:“团队都是博士可就坏了,读书读的太多,对市场就不敏感,我得给你们掺点‘沙子’”。慧拓智能现在发展到九十余人的规模,背后有国科嘉和在配置市场和运营团队、对接资本、产品商业化落地方面的不少协助。

VC/PE也是创业者。”王戈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。“基金和别的创业企业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基金用的工具是钱,产品是服务,获利方式是投资,成果是利润收益,核心是围绕人的要素做出判断,客观的社会效益是推动了这个科技成果转移转化,促进了社会发展,这就是一个PE应有的态度。”在帮助科研人员实现自己创业梦想同时,手握7支基金的国科嘉和,也在一步步实现自己做中国科技常青基金的创业梦。

作者:文亿

关注VC、新零售,追踪钱从哪来、到哪去。

趣店上市235天

CDR细则落地,BATJ、小米、美团谁将争先?

点击

阅读原文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